国务院整顿新冠药物临床研究乱象:3日内完成立项


疫情影响之下,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韩昭的身体已经基本痊愈。居家办公期间,他感到工作节奏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像会议、进度报告这些流程也都还是照常进行的。如果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是本来大家可以在公司园区里头互相见面,但是现在都只能窝在家里,所以,公司和团队也都比较关注大家的精神健康,会建议大家在家里做操、运动,鼓励各个小组组织一些桌游之类的活动,增进员工之间的联系和感情。

当地时间3月17日凌晨开始,旧金山6县市开始实施“禁足令”(shelter-in-place),19日,加州宣布全州禁足。而早在此之前,硅谷的科技企业多已要求员工居家办公(work from home)。

对于想在硅谷或者其他科技企业里寻找工作岗位的应届毕业生来说,求职的难度同样大了不少。“我们是最难的一届,因为很多公司都不招应届生了。”申涵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发放offer后变卦、职位取消等情况也屡屡发生,“大家现在找工作都找得很不舒服。”

谈起硅谷“战疫”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宁舟透露“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据他介绍,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基本就是“国内打上半场,海外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全场挨打)。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甚至担心会被裁员。

比如科莫州长可以说他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但是联邦政府与他竞争,削弱了他的计划。他通过指责联邦政府既推诿了自己当初没准备好现在也无力搞到呼吸机的责任,反而获得了很多纽约人以及全美受众的同情。联邦政府可以直接预测死亡人数或将达到10万到24万,把老百姓吓死了,然后特朗普总统再说,争取要把死亡人数压到10万以下,给了公众惊悸中的希望,这样一来,他的过错与责任瞬间蒸发掉了大部分,他反而成了很努力保护人民的好总统。

同样在谷歌上班的宁舟也表示“在家办公还不错,慢慢习惯了”,而且工作效率还有所提高。不过缺点就是工作时间延长了,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的界限也变得没那么分明。关于裁员的问题,宁舟表示,暂时也没听说身边的朋友或者团队有裁员的情况。

为保工作飞行40余小时回美,不少公司已冻结招聘

和苹果公司一样,谷歌公司也开始全面居家办公。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